文化活动

也说杀年猪
[打印] [关闭]
凤城文明网  发表时间: 2018-01-08

又是一年寒冬腊月,数九隆冬,在东北农村,每到这个时节,家家户户都开始杀年猪。杀猪的、帮忙的、应邀来吃猪肉的,像过年一样,好生热闹。常听母亲说起,她小时候家里穷,家里兄弟姊妹也多,那时候外婆一年到头精心饲养大肥猪,可到了年底这个时候,别人家都开始杀年猪吃肉了,她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姥姥把这几头大肥猪卖了,换成钱、换成新衣、换成今后一年家里日常用的柴米油盐,从来没有感受过别人家一样的杀猪时的喜庆热闹。现在日子好了,她也张罗着要杀头年猪,弥补小时候的缺失。

    猪是从农村买的自家养的笨猪,地方是用公公家的农村大院,杀猪的帮手是卖肉的邻居,一切准备就绪。我躲在屋子里不敢看,一会儿功夫,等我再出屋时,猪已经被“撂倒”了,旁边放的盆已盛满了搅好的血。这时候来帮忙的周围邻居开始上手,他们把肉割成一块块大方子,放进锅里,经过几十分钟,大锅里便飞出诱人的香味......

  肉汤沸腾,开始灌血肠了。猪肠是提前洗净的,用盐水内外翻过来洗。然后灌上猪血,猪血也是提前调好味道的,放入盐、味精、大料花椒面、葱花香菜等。帮忙煮血的大爷在锅台上一边灌肠,一边看着锅煮血肠,不时地用竹签给血肠扎眼放气,以防血肠煮爆了。给血肠系扣、灶下烧火,每一步都马虎不得。不一阵儿,香喷喷的血肠便从锅里捞出来,放在大盆里,准备一会儿下酸菜锅用。

    屋里屋外,忙得不可开交,处处充满了年味儿。这时家里宴请的亲朋好友都陆续来了,请上了大热炕。亲朋们嘘寒问暖、询问着一年的工作,他们笑着、唠着,推杯换盏中品尝着热腾腾、香喷喷的年猪肉,忘却了一年的辛劳。母亲则在外屋地,乐呵呵地忙着切肉、切血肠,张罗着添酸菜。现在日子越来越好了,家家户户可谓不愁吃喝,杀猪菜哪怕夏天都可以吃到,但是像现在这样,寒冷的季节,年终岁尾,一群人聚在一起,吃上一顿咕嘟咕嘟沸腾的杀猪菜的机会却少之又少。

    看着母亲虽然忙碌却满是笑容的脸,我的思绪仿佛也随之飞到母亲小时候的农村家中:姥姥姥爷屋里屋外忙活着招待左邻右舍的亲朋好友,年幼的妈妈和舅舅、姨姨们小馋猫似的,开心的嚼着香味可口的肥猪肉......

    杀年猪的景象,展开的是一幅热闹喜庆的山村年画,怀念的是那份单纯难忘的久远幸福。(鸡冠山 杨颖)

 

来源:|责任编辑:冯 维刚